原标题:辅警第180个电话劝服嫌疑人自首,多次上门给家属做工作

  连续两月给吸毒行窃男子打电话未通,他多次上门给家属做工作

  辅警第180个电话劝服嫌疑人自首

图为刘某(左)投案自首图为刘某(左)投案自首

  楚天都市报记者向清顺、通讯员谢威宗、姚琪、实习生乔雨琪、曾春娥

  “我是来投案的。”26日上午9时,一名身体瘦弱、精神憔悴的男子走进武汉开发区(汉南区)公安分局沌口派出所。他称,自己涉嫌盗窃,是专门来投案自首的。

  这名男子,正是辅警何新爽打了180个电话规劝自首的犯罪嫌疑人刘某。见其主动投案,何新爽长舒了一口气:“看来,我这两个月的电话没有白打……”

  害怕暴露吸毒历史

  盗窃嫌犯不敢露面

  今年6月下旬,沌口路一家民营工业园内,发生一起车内财物被盗案。民警通过现场勘查和多方调查走访,排查出居住在本辖区的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,且涉嫌吸毒。

  随后,民警多次对刘某进行传唤,但刘某一直不接民警电话。民警数次上门寻找,但均未发现其踪迹。

  判断刘某是畏罪潜逃,民警开始对其活动轨迹展开了深度研判,然而刘某玩起了“躲猫猫”,民警多次布控和上门排查,均一无所获。嫌疑人迟迟不出现,案子破不了,民警十分着急。“刘某躲起来说明他害怕,只要他怕,我们就有机会破案。”6月26日,该所辅警何新爽主动请缨,争取劝服刘某自首。

  辅警电话频遭拒绝

  与社工上门碰运气

  何新爽开始拨打刘某的电话,虽然通了,但对方一直不接听。何新爽并未放弃,每天从上班到下班,他至少拨打三次电话,几天后一直没有进展。于是,他主动联系上该社区的禁毒社工徐海涛,约着一起上门“碰运气”。

  7月的一天晚上,何新爽和徐海涛来到刘某位于沌口街的住处,敲开房门未见刘某,只见到了他的妻子。她十分反感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们不要问我!”

  碰了一鼻子灰的两人并未放弃,而是利用工作之余,约着再上门。虽然仍未见到嫌疑人刘某,他们对家属进行了法治教育;同时又找到邻居,通过他们侧面做家属和嫌疑人的思想工作,希望其尽快自首。

  聆听十分钟规劝后

  嫌疑人答应来自首

  两个月来,两人累计上门四五次,均未获得实质性进展。何新爽一直没有放弃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感化嫌疑人和家人。

  8月25日晚7时许,何新爽像平常一样再次拨打了刘某的电话,没想到这次有人接了,而且正是刘某本人。“逃避并不是长久之计,自首才是唯一的出路。”“你也要多替你的家人着想,通过自首减轻处罚。”何新爽一边关切地询问刘某的近况,一边耐心告知其相关法律政策,劝其主动投案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。“我想好了,我明天就来!”十多分钟后,刘某在电话里回答道。半信半疑的何新爽挂断了电话。

  共打了180个电话辅

  警获赞立了大功

  次日早上,当刘某出现在自己面前时,压在何新爽心头的这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此时,距离他拨打第一个电话,已整整过去了两个月。

  得知何新爽拨打了180个电话,多次上门劝服,终于让嫌犯到案后,派出所领导和同事们对他竖起了大拇指,称赞他“立了大功”。刚参加工作2年的何新爽调侃道,“这种推销式的劝服方法,肯定会管用的。”

  刘某说,因为自己盗窃了又吸毒,担心从重处理,所以一直不敢露面,每天过得胆战心惊。见辅警和禁毒社工这么执着地规劝自己,最终鼓起勇气接了电话,决定投案自首。

  目前,刘某已被依法予以强制戒毒,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